<tr id="0e8se"><xmp id="0e8se">
<acronym id="0e8se"></acronym>
<rt id="0e8se"></rt> <rt id="0e8se"></rt>
<tr id="0e8se"><xmp id="0e8se">
<tr id="0e8se"><xmp id="0e8se"><rt id="0e8se"></rt>

“虛擬數字人”功能不虛擬 未來或成“社會服務員”

來源:電子信息產業網 中國電子報

“我們近兩年的奮斗目標是,通過百度智能云曦靈平臺的開放,讓每個人實現數字人自由?!?百度智能云 AI 人機交互實驗室負責人李士巖在近日舉辦的《AI 呀,我去!》科技沙龍上表示。 

虛擬人.png

新聞主播、帶貨直播主持人、企業員工、娛樂明星等等,越來越多的行業正在打造自己的“虛擬數字人”形象。元宇宙給了整個社會無限的遐想空間,萬億級的市場前景,或許就從屏幕前的一個虛擬形象開始。

 

虛擬數字人不只是“偶像” 

近幾年,虛擬現實技術不斷演進,行業應用越來越廣泛,將現實照進虛擬世界的元宇宙橫空出世,虛擬人被認為是時下最火的元宇宙入場券。在虛擬現實、人工智能等新興技術的聯合作用之下,外形類似二次元動漫人物的虛擬人,沖破了次元壁,火到了各行各業,收獲了更多的關注與追捧,成為了各領域爭搶的“香餑餑”。

早在2017年,就有選秀節目推出“虛擬選手”與真人同臺競技,當時還沒有虛擬人的概念,也沒有元宇宙。這個“虛擬選手”以動漫人物形象展現,在節目現場演唱的歌曲和聲音都是電子合成的。當時,這位“虛擬選手”因為一票之差贏過了實力強勁的真人選手,引起了在場評委的不滿,更是引發了觀眾的激烈討論:“虛擬選手”全部的呈現都是事先制作好的,和依靠現場發揮的真人進行比賽是否不太妥當?不過這位“虛擬選手”在節目結束之后,并沒有激起太大的浪花,它帶來的所有影響更多地表現在娛樂以及輿論層面。

現在爆火的虛擬人從功能性上來看,可大致分為偶像型和功能型兩種。打造偶像型虛擬人的作用更趨近于二次元動漫,核心在于其背后IP的價值和衍生能力。功能型的虛擬人核心在于技術能力,對建模、驅動、渲染、人工智能等技術水平要求比偶像型更高。

很多博人眼球的虛擬人,功能僅局限在滿足大眾的娛樂需求,在快餐式娛樂泛濫的今天,這類虛擬人很快就會迎來關于生命力與可持續發展能力的拷問。不過,已經有企業著眼于虛擬人的數字化發展,在社會功能性上賦予虛擬人更多的功能,打造真正服務于社會的虛擬數字人。

虛擬數字人規模落地仍需攻關 

百度在2021年12月推出的百度智能云數字人平臺“曦靈”,就將眼光放在了服務型虛擬數字人的身上。

從曦靈的產品架構來看,百度想要打造服務型與偶像型兩類數字人,服務型數字人具體包括虛擬員工、數字理財專員、數字客服、虛擬培訓師等;演藝型數字人包括虛擬主播/主持人,虛擬明星、虛擬品牌代言人等。

整體平臺的底層架構依托于百度多年的AI技術積淀,包含人像驅動引擎、智能對話引擎、語音交互引擎、智能推薦引擎四大功能引擎。

虛擬數字人火力全開上陣各行業領域,不過在李士巖眼中,當下國內數字人在大規模產業落地前還面臨三大難題,一是目前數字人產業鏈各個節點相對割裂,不能高效協同,導致數字人在制作和調優上存在較高壁壘。目前行業中大多數公司只能完成數字人制作與運營全流程上的一環或部分環節。二是服務場景與演藝場景尚未有效打通,比如演藝型數字人不具備客戶所需的業務能力,而服務型數字人缺乏人設,難以與用戶進行情感交流。第三是數字人的生產效率問題導致滿足高機動性、高頻需求的成本居高不下。

2021年,元宇宙概念打得火熱,虛擬人之風吹得狂勁,不過到現在為止,元宇宙到底是什么,業界并沒有統一的定論。2022年大幕開啟,行業逐漸回歸理性,開始慢下腳步慎重思考。元宇宙背后需要的技術是復雜的,不是新興技術的堆砌,需要長時間去打磨,真正形成產品后,不該是流于表面的博君一笑。虛擬人雖然不是真人,但如果功能落在實處,它就是有社會價值的,或許到那個時候,它才能夠成為元宇宙真正的入口。

国产精品特级毛片一区二区三区,中文字幕被公侵犯的漂亮人妻,初尝黑人巨砲波多野结衣,成 人 动漫在线观看网站